《轉生史萊姆》神之怒背後的故事,失落的四葉草與消失的父親

芹沼花依今天瘦了嗎?各位,欢迎光临二次元世界!体验动漫生活,感受动漫情调,追求动漫爱情,回忆动漫人生。

動畫中的萌王為了拯救自己的國家,毫無感情的幹掉兩萬多名士兵,由此獲得了名為【無慈悲者】即【無心者】的技能。可是,萌王真的黑化了嗎?他在幹掉士兵的時候到底是一種怎麼樣的情感?我們講講神之怒的另一面以及彌留之際的四葉草。

這是法姆斯王國一名光榮的士兵,與兩名年幼的子女相依為命,當妻子留下年紀尚小的孩子悄然的離世的那一刻,他便明白了一個道理「這個世界,根本不存在什麼所謂的神」。

掃完墓後不久,他便收到了來自將軍的命令,跟著兩萬名弟兄一起前往鳩拉大森林展開一場大戰。只要能在戰爭中立下大功,便可以獲得足以養活家人一輩子的財富。聽聞此話的戰士們士氣大增,都想要在戰爭中展露身手!

但即便如此他的內心依舊感到的猶豫與不安。具體的情況他其實並不是很清楚,只是知道他們將要去攻打的是一座由魔物們建立起來的富饒城市。就將軍所說,本國的人民在那裡遭受到了暴力,所以我們要對這種不公道的國家發起正義的制裁。

不過,事實真的是這樣嗎?他其實並不是很相信王國會因為幾個國民的受辱就發動如此大軍,畢竟在他自己的生活中,從來都沒有感受到王國有這樣的溫度。但是,即便心中懷有這樣的想法作為一名小兵的他也只能聽從指示,跟著大軍一起逐步前行!

終於在離目的地還有兩三天行程的時候,將軍下達的指示要在此處紮營準備,好迎接即將到來的戰爭。於是,在臨戰的氣氛下,軍營裡所有人的心情都莫名地感到躁動。那是想要爭奪功名,建功立業的欲望以及與國王陛下一同出征的榮譽。

當然,這之中也包含了一絲對戰爭的恐懼。說到底,戰爭並不是兒戲,這次的敵人乃是幹掉了無數生命的魔物。「雖然國王陛下把他們說得一文不值,但是像我這樣的小兵真的可以從他們的口中活下來嗎?」想到這裡他又一次從懷中取出了那只算不得如何精緻的銅制吊墜!

光是看著裡邊有些粗糙的四葉草標本,他的不安便在不知不覺中緩和下來。行軍中同帳篷的一個弟兄似乎是察覺到了他的異樣,半是打趣般的說到「喂,別看了,馬上就要展開攻擊了,你能不能別老拿戀人的肖像出來看啊?」這位弟兄還是一位年輕的壯丁,以他的年紀還未到談婚論嫁的時候,或許是因為還會找到心儀的物件,他的話中帶著些許激動。

真是年輕啊!放鬆下來之後老兵打算做出一點解釋「不是戀人,而且也不是肖像」帶著些許微笑,他伸手將吊墜遞給了他。只見新兵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「這是~~四葉草書簽?」

是的,這個是在他出發之前,孩子們給他做的護身符。這時候他腦海中浮現出了孩子們天真無邪的笑容,他們說是長在媽媽墓碑旁的代表著幸運,一定能保佑他平安回去。

似乎是還很年輕的緣故,新兵並沒有聽懂這句話的含義,只是似懂非懂的哎了一聲,「四葉草先不論,你這項鍊還挺值錢的,拿去賣應該能換點錢吧」聽到這話的他心裡不禁搖起了頭,不過臉上還是陪著笑,反射式的回了一句「怎麼可能賣呢?這可是我妻子的遺物!」

「切~~咱也不需要賣這種寒酸的裝飾品」就在這時坐在離他們不遠處的一個大塊頭[插·入]的對話,「接下來可是能賺大錢的」根據他的說法那個名叫特恩佩斯的國家富得流油,一旦此次作戰成功,功勳顯著的人甚至能夠獲得地區的統治權。雖然這些肯定會被分到將軍那些領導上,但是作為小兵的他們起碼也能喝上一些湯吧。」

說到這個,你們聽說沒有?先遣部隊說那裡有很多美女魔物哦!」聽到他們的討論,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對話。「哇~~真的嗎?也就是說可以來個爽了?」「你這樣的就去找哥布林吧!」「你說什麼?」

聽著他們的污言穢語與不加掩飾的欲望,老兵只能保持沉默,畢竟自己沒法去指責他們。只是,旁邊那個年前的士兵卻無法對此放著不管,「等等~~再怎麼樣也不能傷害人民吧~~」隨著這句話的結束,軍營裡頓時充滿了快活的氣息,「她們可是魔物啊,又不是什麼人!」「我們有西方聖教會撐腰,想怎麼對付魔物都行!」看到大家哄堂大笑的樣子,年輕的士兵沉默了下來。就那個表情來看,那些人剛才的發言大概對他造成了很大的按兩下吧!

老兵隨即起身,以弓弦有些鬆動的藉口想要找一處相對安靜的地方。年輕的士兵似乎也看懂了他的意思,急忙起身跟了過去,並小聲的發著牢騷「那幫人搞什麼啊?是不是腦子有點壞掉了?發動攻擊之前太激動的吧?」「很常見!」「你說很常見?」年輕的士兵似乎還是很難理解的樣子,果然還是太年輕了。

「你這次是第一次遠征吧?不需要融入他們,但習慣他們你會輕鬆點!」「是這樣嗎?」他的表情有些疑惑,但苦於沒有想出更好的辦法,也只能默默的接受。

看到年輕士兵的樣子,老兵不禁又陷入了沉思。在這個以神露米娜絲教為國教的法爾姆斯王國,他大概算是個異類。雖然因為家庭與周遭環境的關係多多少少都有信教的趨勢,但即使如此他依舊不能算是個真正的信徒。他對宗教充滿了疑惑,如果世上真的有神為什麼會放任那些傢伙肆意妄為。

就連王國的國家領導層也是一樣,出發前國王的演講沒有任何大意可言,大司教的洗腦也很是空洞。說到底這次的戰爭真的是正義的嗎?如果真的有神,他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嗎?

如此思考的他不禁再次陷入了低落,右手又一次探入懷中掏出了那只吊墜,「也罷我不是為了國,也不是為了神,我戰鬥的理由,在我自己。我要守護我的家人,為此必須要奮力掙扎,儘管這樣做對不起那些無辜的居民,但我也要貫徹自己的大義!」收拾好行李之後他帶著年輕士兵回到原來的地方,打算應對接下來的苦戰。

然而就在這一瞬間,如同命運的指引一般,他發現那原本蔚藍的天空出現了一道陰影,那是一個小孩的身姿。他不確定是否只有他一人發現了這個異樣,但周圍的大部分人明顯沒有察覺到,依舊保持著剛才的笑容。不知怎麼的,他的心猛烈的一跳,一股巨大的恐懼感忽然彌漫了全身。

隨後眼前發生的一切印證了他的預感。無法被肉眼捕捉的閃光在眼角飛快閃過,如同夢境般以極其不合理的速度穿過了士兵們的身體。方才還有些吵鬧的軍營裡瞬間變得默然了。「咦~~什麼情況?」他一下呆在了原地,發愣了數秒,然後本能地轉過身想要逃離這片地獄!

「喂!你還跑得動嗎?總之先逃~~」,看著依舊坐在地上發呆的年輕士兵,他強壓的恐懼打算斥責他,然而這名年輕的士兵早已被無聲的光芒貫穿了頭顱。看到這一幕他的腦中只剩下無邊的恐懼,「可惡!怎麼搞得!到底發生了什麼!」

他穿過無數倒地的士兵,開始飛速奔跑起來。「停一下,誰來給我解釋解釋究竟發生什——」陷入慌亂的腦袋似乎一下子就找回了理智,沒有一絲多餘的痛楚,他便明白了自己的胸口被洞穿的事實。

再向前倒下的過程中,他的眼睛看到珍寶滾了出去,他無力地伸出手想要將其取回。然而,就在此時眼前出現了一道身影。那是只能算得上矮小的個子,清秀的長髮以及戴著面具的臉龐。「看樣子跟我女兒應該差不多年紀,搞不好比她還小一點!」

只見她輕輕地撿起了地上的吊墜,看著裡邊的四葉草無聲的思考著。老兵的直覺一下子有了不夠清晰的明悟,仿佛在溺水時發現了一根稻草,開始拼命地想要抓住希望。「求~~求你了,不要殺我~~不要殺我的家人~~!」眼前這個超乎常理的存在,僅僅是靜靜地站在那裡,便無形的給人帶來的壓迫。

而老兵,則不由自主的開始向眼前的存在懺悔「我~我是知道此次侵略的真相並參加戰鬥的,有罪的只有我」他拼命的嘶吼著,他估計只要眼前的存在只要願意隨時都能動手。「我的孩子們什麼都不知道,求求你殺了我就好,不要~~不要對我的孩子們出手。」

「別說了」一個清澈又沉穩的聲音回應了他,直接她走到老兵面前,嘴唇微啟說了些什麼之後便將吊墜重新放回了他的手裡,隨後轉過頭,握緊了自己的右拳。那之後大概是有一道光穿過了老兵的頭顱。啊——因為那雙惡魔般的翅膀讓他到現在才注意到,就在他將要死去的那一刻,第一次看到了神的模樣。

「我不需要,也沒理由傷害你的家人,所以你不必擔心!」「這樣啊!我好想告訴我的孩子們~~,沒想到這個世界的神~~還挺小只的~~!」

好了,本期就聊到這裡,如有不同意見,歡迎留言。

脑洞漫无邊際,神作無可爭議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