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媒稱Coser因收入減少而下海,高跟鞋踩臉業務一小時五萬進賬,男coser:有點羡慕

 

芹沼花依今天瘦了嗎?各位,欢迎光临二次元世界!体验动漫生活,感受动漫情调,追求动漫爱情,回忆动漫人生。我是無所不知的小編甜茶~

近日,日本週刊SPA發表一篇《Cosplayer因收入減少而哀嚎,因漫展中止而遭受巨大打擊,也有人走上過激路線》的文章,之所存在這種報導,那是全球大部分地區為了控制疫情發展而採取嚴格應對措施導致,其中日本大型漫展C98中止,更不用說當地那些大大小小的漫展,難以得到舉辦的許可,這就影響了一些靠漫展等活動為主業的人的收入,具體是什麼情況,接下來娜娜醬就和大家聊一聊這個話題。

一位從事Cosplay近十年的女性透露,從去年開始,自己身邊越來越多人退出Cos圈;而來自女大學生階層的Coser笹野百合訴苦「因為疫情而收入劇減」,疫情前還能在咖啡廳深夜打工,現在就不能工作,去年Cosplay活動只參加過一次,收入很少,後來自己參與「遠端香檳」的酒吧互動直播獲得粉絲打賞而得救,每開一瓶1萬日元。

但有人選擇轉向過激路線,把自己的Cosplay「小照片」與「小視頻」放到粉絲網站販賣,甚至有償約會吃飯進行個人拍攝的人數增加,個人拍攝每小時收入能達到1萬日元以上,但是初次見面存在風險。而再進一步的路線,便是日常「下海」事件。

文章透露曾經擔任過聲優的某女性提到,這樣的「下海」人群確實在增加。而一位有13年工齡的美容師小葵(化名)提到,雖然她屬於事務所,但還是因為疫情而導致月收入銳減10萬日元,缺錢吃不飽飯的她收到一名宅男的私信。她專門創建了一個喜歡Cosplay但不露臉的小號,而感興趣的宅男就會私信問價,於是就有了這張兩人的私信對話截圖,對方是一名40多歲的動漫宅男,要求「用紅色高跟鞋踩一下」,結果一踩就是一個小時以上,踩只是其中一個比較特殊過程而已,幾個小時結束後就有5萬日元。

其實男Coser會更慘,一名在基層工作超過10年的西妻桑吐槽「男性Coser更像是地下偶像」,女Coser的作品卡哇伊或者是「小視頻」,就有男粉絲出錢入手,但男Coser的女粉絲更多的是追求真實互動,西妻桑近4個月幾乎沒有收入,於是他入駐TikTok與研究那些成功Coser如何脫穎而出後,他開始直播以及獲得平臺舉辦的比賽大獎,後來就成為模特,每月收入近30萬日元。

日本在今年宣佈加強Cosplay的IP著作權維護,個人未經官方授權的Cosplay營利性活動與損壞角色形象的過激行為都可能會受到處罰,所以這對於本土Coser來說會是非常大的打擊與壓力。

其實娜娜醬比較好奇第二位化名小葵的美容師,怎麼看她都不是迫於主業Cosplay壓力「下海」,而是單純因為主業缺錢,所以開小號進行Cosplay成功吸引到一名動漫宅男,該文章裡也沒有提供她的小號,但有提供另外兩位真正Coser的帳號,不過這麼詳細的流程與對話截圖都放出來,看來可信度還是很高的。

不過這會讓許多人覺得這是詆毀Cos圈,但不得不說,為什麼一定要選擇這種高收入且高駡名的接近或已經「下海」的活動呢?大家不妨在評論區裡發表自己對此事件的看法。

脑洞漫无邊際,神作無可爭議

用戶評論